房山信息港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村霸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3:09:26 编辑:笔名

七月九日,骄阳似火。王玉叶手拿飞快发镰刀,脚穿高统厚底靴,走进“当门大丘”文尔丰家承包的一段,叉起胖大腿,冲起大屁股,就割起长势茂盛的水稻青苗来。  有人割青苗啰!消息一传十,十传百,田坎上刹时站满了人。大家只是看热闹,没有人制止她。  王玉叶感觉自己是在演“猴把戏”,这个味道真不好受。人家说“毁林容易种林难”,怎么今天割这一亩二分田青苗也很不容易呢?面对翡翠般的墙壁,她有点畏难,狠狠心又割了几刀。  人们在纷纷议论。  “这么热,她怎么还穿高统靴?”“这你不晓得,她一家就只会做坏良心的事,往人家田里摔烂钉烂铁碎玻璃!”“真缺德!”“啧啧啧啧……”“哪根钉子钉通她的高统靴就好了!”  王玉叶猛然听到这几句,心里打个冷噤,人言确实可畏。但她看到并没有人劝阻她,又心安理得地割起来。  嚓!嚓!嚓!多么美妙的音乐!王玉叶越割越得意,越割越“英雄”。  文尔丰的儿子文忠、文诚赶到了。文诚心平气和地喊了一声:“舅娘,莫割了,这是我家的性命根子哦!”  面对外甥、面对庄稼的主人,王玉叶的犯罪感与良心发现陡然升起,她停止了,犹豫了,准备出田了。  树欲静而风不止。  田老坎,牛栏边,王玉叶的丈夫林木天在疯狂地指挥着:“不要停手,不要出田,你给我割,割完起!要赔好多我都赔得起!”  他举起一张纸,就像举起一面胜利的旗帜,向文家兄弟、向田坎上所有围观的人示威,颇有“大将风度”地遥控:“这是我和文诚都签了字的换田合同书,哪级领导都承认,它具有法律效力!”  林木天的叫嚣,盖过了天地间的一切声音。这魔鬼之声,叫足了魔劲,使王玉叶又长足了疯狂。“嚓,嚓,嚓,嚓……”  刀刀割在文忠、文诚的心肝上。  旁人对文家兄弟说:“你俩怎么这样粑皮(软弱)?人家割你们的性命,你们也不做声。”  正在这时,文忠、文诚的妈妈拢地了:”狗日的王玉叶,你是什么鸡巴舅娘,割起妹家的青苗来了?文忠、文诚,进去给我打!“  忠诚兄弟各拿起一根扦担,冲进大丘,就要去打王玉叶。  文尔丰到了田边,眼看两个儿子快拢王玉叶身边了,大喝一声:“文忠、文诚,出来!“  文尔丰让妻子和旁人往林木天身后看去:一杆长火枪在瞄准,几把菜刀、锄头在舞动,杀机四伏,杀气腾腾。忠诚两兄弟出得田来,也随着大家的眼光看去,他俩晓得:那杆火枪,前几天曾打死邻村人的一头猪,猪的主人苦于找不到证据,才没有来找林家。  在林木天伏兵的掩护下,王玉叶当着几十人的面割完了几刀:这一辈子,就算今天顶威风,顶来劲!  林木天在家宴上向王玉叶举杯贺功:“就是要露几手送大家看看,谁是金姑桥玩龙头的角色!”  文尔丰呢?只能耍龙尾。谁叫他的小儿子文诚那么傻呢?  林木天手里那面胜利的旗帜,就是文诚懵里懵懂地奉送出去的。  3个月前,舅舅林木天、当村长的叔叔文尔木(他俩是连襟)设了一个夺田圈套,让文诚钻。两个老辈满脸堆笑,连哄带骗,说林木天拿岩梯梯两亩田换他“当门大丘”一亩二分田,划得来,有赚头。  文诚开始还是比较冷静、清醒:“我爹妈不答应又怎么办呢?”  林木天皮笑肉不笑:“合同可写可废,你爹妈不同意,作废就是了!”  文尔木也帮腔:“大家既是沾亲带戚,也是开门相见,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  待到签了字,文诚回去一说,就醒水了:舅舅、叔叔所说的“岩梯梯两亩田”,实际上只有六分,而且没有水源。  文诚和妈妈林金芝去找林木天。林金芝一见堂弟就说:“木天,你用六分山坡田就换了我家一亩二分秧地肥田,都是亲戚家,你怎么做得出来?”  “合同可写可废,我不改口。不过,你要把文尔丰找来,写合同时他在场。”  文尔丰和文尔木也来了。文尔丰对堂弟说:“尔木,你哄骗你侄儿有什么益?这边是家族,那边是亲戚,你应该二面顾,才是正理!“  文尔木现在把脸板起来了:“我是村长,村长要讲法律,双方签字的合同具有法律效力!”  比包青天还要包青天!  文尔丰家不换,林木天家就扬起那面合同书,再加上扯秧苗、割青苗种种“玩龙头”手段,把文尔丰一家先逼到乡政府讲理,后逼到法庭打官司。  乡政府断案结果是:王玉叶割青苗犯法,赔大谷600斤。至于换田合同,根据王占五的调查,合同具有法律效力。王占五到干姐姐王玉叶家报了喜,一顿好酒好肉,第二次庆功。  文尔丰要到法庭去打官司。庭长说:“你要打可以,先缴500元诉讼费,输了官司,干赔500元。至于你家和林木天家换田扯皮的情况,我们了解,合同具有法律效力,村委会、乡政府都查验过了。你看这官司还打不打?”  文尔丰哑了,文尔丰一家都哑了。 共 185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前列腺炎尿血怎么办
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
云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