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山信息港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狗头金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05:25 编辑:笔名
我在胜利门派出所体验生活时,有一天所长把我叫了去,说我们地区上有一个哑巴老人死了,让我帮着地区上的同志料理一下后事。本来这是民警小王的事,可是小王近给抽调去另有任务了。
这个哑巴老人我认识,他家我近就去过几趟。我们这一带是老城区,都是低矮的平房,哑巴住的地方是房东隔出来租给外地人住的,只有5个平米,既暗又小。他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,来这里已经几十年了,没有子女后代,平时就靠收旧货过日子。
让我印象深的是,每次我去,他都要求我读报给他听,我发觉他尤其对报纸中缝的寻人启事特别感兴趣,有一天我问他,是不是你有亲人在外,他又拼命摇头,坚决否认。
他怎么突然死了呢?前天我去看望时他还挺好的呢。旁边的同事说,老人们都是这样,说走就走了,再说他有病,时常会发作。
也许因为这段时间和哑巴接触多了,有了感情了,我有些怅然。所长交待,就帮着把他留下的房间整理一下,房东急着租出去呢。
哑巴的房间里破东西特别多,房里有一股难闻的气味。居委派来的二位女同志已经在里面整理,清理出来的东西堆在房门口,我只要把它们分分类,检查有没有值钱的夹带在里面。如果要评无产阶级,我想这哑巴是当之无愧了,从房间里只找到4元5毛钱,再没更值钱的了。
可是小李在一只柜子里找到了一只纸包,里面有一大块发黑的石头,也可能是煤,但挺沉的。我想,哑巴把这块煤藏起来做啥?就拿回办公室去给同事们研究一下。所长过来问,事情办妥了吗?我说,拣了一块煤。所长看了一会儿,又用指甲在上面刮了几下,然后说这是金块,这么大一块,值好多万哪。
啊,这哑巴有来头。我忽然想起在他房间还找到一本日记,我以为是他收到的旧货呢。我马上奔出去,所长在后面叫,怎么啦?怎么啦?
幸好那些东西都在,由小李临时保管,要明天才处理。我很快找到了那本日记本,果然是哑巴歪歪扭扭的字迹。
哑巴这本日记,其实应该叫笔记。虽然错字白字很多,但记下了哑巴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,看得出他是一个对生活很认真的人。因为是他随手所记,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很清楚,幸亏有所长和同事们的帮助,我才整理出了下面的材料,我觉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:

哑巴的笔记
我的家乡在牛背山下的一个小村子里,这是大西北的一个荒僻的山村,总共也就十几户人家。牛背山是我们村民给起的名字,地图上找不到这地方。这是个穷地方,能到外面去的人都走了,我是个哑巴,只能呆在这里,当然也娶不上老婆。但自从附近山上发现了一个金矿,情况有了改变。我借钱开了个小小的烟酒店,收入好了起来。矿工们常来光顾,因为这里也没有别的消遣的地方。
有一个姓顾的矿工跟我特别熟悉,因为他懂得哑语,会和我用手势说话。
有一次,我问老顾:“挖金矿能挣好多钱吧,怎么你们总买便宜的烟酒?”老顾答道:“能买便宜的东西已经不错了,矿上并不按时发我们工资,上个月只发了点伙食费。”
我说:“能带一点金子给我看看吗?我从没见过真正的金子呢。”老顾连连摇手:“你千万别跟别人说要看金子,那会出人命的。”我很吃惊,“看一看也会出人命?”
“矿上很严的,不准偷藏矿石,我刚到这没几天,一个叫老山羊的矿工藏了几粒金豆子,不知怎么给发现了,让矿主叫了去,当时也没把他怎样,叫他把那些金豆子上交了就回来了,我们当没事了。过了几天,老山羊不见了,他的铺盖还在,就是人不见了。我们在山上到处找,在一处悬崖下发现了他的尸体,当然不会是他自己跳下去的。”
这老顾40多了,家里有老婆,还没有孩子。我说老顾,你怎么舍得离开妻子呢,是不是和家里的闹翻了出来的?老顾说,“我们夫妻感情挺好的,听说挖金子发财,所以来了,谁知道不是那么回事,是替老板卖命,我真的很后悔呢。”
我对他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离开这儿呢?”他又对我摇摇手。
“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挖到了一块很大的金子。我想既然来了,苦也吃了,不能白吃,一定得找到金子才罢休,就这么空着手回去,实在不甘心。”
“可是,你得小心,别给矿主发现了,金子得不到,小命也保不住。”
“我也很想家里,再坚持二个月吧,到那时,说什么也不干了。”
有一天夜里,我正在整理白天的帐本,有人敲我的门,老顾闪身进来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我问他。
他呆呆地坐下,然后就伏在桌子上呜呜哭起来。
我有些莫名其妙,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他慢慢地从怀中取出一只纸包,纸包用旧报纸裹了好几层,,露出一块奇形怪状的东西,黄橙橙的,有些象出土的铜器。
“我终于找到金子了!”“这就是金子?”我翻来覆去地看,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神妙。
“这叫狗头金,是一种天然金矿石,它的含金量有百分之八十以上,这么一大块很值钱呢。”我仔细看了看,又擦了擦表面,确实闪闪发亮。
“你是怎么找到的,不是说矿上每天进出要搜身吗?“
“我是在后山上无意中发现它的,狗头金是很希罕的,越是想找越是找不到,听说国外有人开着卡车经过矿区,轧到了一块很大的狗头金,是山上滚落下来的,拍卖得到了几十万美金呢。”
“你找着金子了,这下你可以回家了。”
“你真是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哪。”他说,“没有人可以带着金子走出这片山区的,除了矿主本人。前年,有个矿工也找到一块狗头金,连夜翻山越岭想跑回家去,半路上就给人杀死了。想金子的人不要太多啊!”
“那怎么办呢?”
“我来就是想请你帮忙的,你是本地人,能常常出去进货,有机会把金块带出山去。”
“我愿意帮忙,你要我怎么做呢?”
“这里只有矿上的卡车可以通外面,你能不能搭上他们的车呢?”
我回答说我能,因为我和司机很熟。
“事不宜迟,我怕时间长了露馅,你明天就搭车到镇上,在那儿的为民旅馆住下等我。我过两天就请假回去,跟你在旅馆会合。要是我暂时脱不了身,你就直接到我家去,我再写个条子给你,按照上面的地址在那儿等我。”他在我的日记本上撕了一张,写了地址,还画了个简图。
“好像拍电影似的,一定要弄得这样神秘吗?”我有些不以为然。
“你不知道那些人的厉害,矿主养着一批打手,有个光头打手据说杀过人,他们什么样的坏事都会做的。”接着,他又对我去他家乡的路线详细讲了一遍,路上要注意的事情更是不厌其烦,这人真是婆婆妈妈的很,可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是个十分精细的人。他又问我要了一点煤屑,用胶水拌和成糊状,很细心地在金块上涂了起来,,他满意地说,伪装得怎么样,一点看不出它是金子,这是一块煤。完了,他仍然用带来的报纸一层层包好,那张地址的纸片也塞在里面。
后来他说:“我要走了,迟了会引起怀疑的,没人看见我到这儿来。你明天一定要出发,另外,你千万不要再回来,这对我们俩都很危险。你将来就住到城里去吧,我会分一半金子给你,让你下半辈子在城里享清福。”
我本就向往着城里,村子里都是老人的世界了,有这样好的机会真的很好,并且,好像没有他说的那么危险。
我顺利地搭上矿山的卡车到了镇上,以前我都搭矿山的车去进货,只是这一次我有些紧张,毕竟包里多了一件危险的东西。我找到了为民旅馆住下。可能因为身边有了那块金子吧,好像每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,吓得我呆在房里不敢出门。这样担惊受怕住了二天,没等到老顾,再等下去遇上个熟人就难办了,我从没有在外逗留过二天,会引起怀疑的,我当机立断决定直接到老顾家乡去。
以前我从没有见过火车,这种绿色的铁皮房子比汽车快多了,只不过人太挤了,而且哐当哐当的很容易让人入睡。我很疲倦但我很警醒,一直紧紧抱着那个包,一有什么响动就会睁开眼睛。不过,我终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。火车一个急刹车把我惊醒了,我一 前,包不见了,吓得我灵魂出窍,脑子一片空白,我所担心的事终于来了。谁会注意我这个土里土气又聋又哑的人呢?肯定是小偷。整个车厢里的人用同情的眼光看我嗷嗷的叫,但没有人来帮我。我发疯一样一个个车厢寻找,终于在一个厕所里找到了它,全车的人看我抱着那块“煤”又哭又叫,真以为我疯了。小偷没有在包里找到值钱的东西,钱我藏在我穿的袜子里,小偷一定把金块当作煤块了,所以扔了。那张写着地址的条子丢了,连同那些旧报纸不知被小偷扔什么地方去了。我只记得到老顾家要在东江站下车,在那里再转乘别的车。
我只好在东江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馆暂且住下。老顾的那张纸条,我当时并没有仔细看过,满以为到了地方再看比较好,我的记性又不怎么好,老顾嘱咐的话我没怎么听进去,现在更忘了个一干二净。下一步怎样做,我不知道。老顾不让我回去,说是有危险,其实我也怕回去,再让我一路担惊受怕带着这块金子,保不定出什么乱子。我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溜达,路过读报栏的时候,突然想到老顾会不会在报上登寻人启事找我呢,当然我也想过登报找老顾,但是,我不知老顾的姓名,平时老顾喊惯了,谁想到要打听姓名呢?于是我每天去看报栏,等了一个月,没有消息,又等了一个月,还是没有消息。眼看带出来的钱都用光了,日子怎么过下去呢?我想到了那块金子,老顾答应过我,把金子分我一半,只要我把卖得的钱留给他一半,不就对得起他?我打开纸包,可一看见那块黑黝黝的石头就气馁了,那上面好像写满了罪恶、罪恶,吓得我赶紧把它包起来。
我路过一个废品收购站,看见那里的生意好得很,我立刻想到了一个谋生的办法。每天我提了一只大布袋到垃圾箱里寻找有用的东西,卖给收购站勉强可以对付一天的伙食,但是房钱仍旧没有着落。后来,我遇到一位好心的老人,他说:“你是从外地来的吧,这样可不行,哪有住旅馆拾垃圾的呢,我家有一辆旧三轮车,你拿去沿街串巷收些旧东西吧,收入要好些。”
经他帮忙,又找了个便宜的房子住下,虽然小些,可以对付过日子了。
我在东江等了一年,二年,三年,仍然没有姓顾的消息。我不敢回去,因为我到城里来了以后,知道了好多事情,世上那些犯罪的人都是为了钱,为了金子。
就这样一直等了8年,我还是按捺不住思乡之情偷偷回去了一趟。村里还是老样子,老人有好几个去世了,年轻人没有几个回来,倒是多了几条狗,陪伴着老人们的寂寞。
金矿早就给封了,据说是非法采矿。矿上的人哪儿去了,谁也不知道,当然更不用提姓顾的矿工了。
在村里没住几天,又回东江来了,似乎东江才是我的家。
看来姓顾的不大可能来找我了,也许他找了一块更大的金子,也许他以为我独吞了他的金子。唉,我从来没有动过独占那金子的念头,这么多日子过来了,挺好的,如果一下子暴富,也不敢想日子怎么过。我还是天天去读报栏看寻人启事,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呢,谁知道?

哑巴的日记就整理到这里,同事们看了以后,议论纷纷,他们是警察,喜欢分析问题。有的同志说,老顾找到狗头金的事肯定被发现了,也许给矿主整死了。有的同志说,也可能发生了矿难事件,这种小矿经常有事故,老顾给埋在里面了。有的同志认为老顾回到家里,他不知道哑巴丢了地址,于是认为哑巴私吞了金子跑到别地方去了,所以不可能到东江去找人,也不会去登寻人广告。这都是他们会想吧。我感觉到的,是哑巴老人金子一样的心,在金子身边几十年而心里一丝也不动摇,这比金子金贵上一千倍。

共 446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以插叙的手法,叙说了一个哑巴老人与一块狗头金的感人故事。狗头金的含金量有百分之八十以上,如此值钱、足以改变人一生的一块狗头金,藏在哑巴老人身边几十年,却一丝也不为之动摇,这是怎样一颗金子般的心?小说文笔流畅,故事曲折感人,读之触动心弦。问好作者,欢迎来稿。【编辑:上官竹】
1 楼 文友: 2011-04-18 1 :4 :1 哑巴老人并不哑,因为他在用心说话。在他平凡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金子般的心,这并不是那些正常人都能拥有的。很有教育意义的一部小说。 联系QQ:1071086492宝宝健脾胃的食物
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
鼠标手应在哪个科室诊断
小孩发烧流鼻血
友情链接